第457章 話糙理不糙

心。冷嚴政又低聲警告:“彆的都是小事,要是因為你一時意氣影響到兒子在爸那裡的印象,後果你清楚!”提到了兒子,郭婉蓉總算是不情不願地答應下來:“知道啦!”說曹操曹操到。冷厲南從外麵走了進來。“爸,媽。”二人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高興地叫兒子。“新任總監的感覺如何啊?”對於二房來說,冷厲南升任集團總監是一件天大的喜事。郭婉蓉隻要一想,就笑得合不攏嘴!甚至晚上都能從睡夢中笑醒過來!冷厲南卻神色淡然,彷彿好...--溫言不想搭理冷厲誠,徑直上了保姆車,刻意和他拉開距離。

冷厲誠暗自歎了口氣,跟著她上車,卻顧忌著她肚子大了,不敢逼她太緊,隻能告訴自己慢慢來。

隻要小言不跑,他總能把人攻略下來。

更何況,他們之間還有個孩子牽絆,這是誰也比不了的。

溫言聽到手機響了,拿出手機一看,是王多許給她發了訊息。

“老大,你放一百二十個心,我保證把海馬哥哥照顧的無微不至!”

想來是因為她走的太急,王多許還特意又給她發訊息保證。

溫言忍不住笑了笑,難得俏皮的回了個小貓鞠躬的表情。這個還是之前王多許發給她,她順手存下來的。

然後她發現冷厲誠視線偷偷的往她這邊瞟,好像想偷窺她的手機訊息。

她趕緊伸手一劃,關掉訊息介麵,順手就把手機收了起來。

冷厲誠低沉的聲音跟著響起:“魏琦那邊,我會讓人好好照看。這段時間你就留在家裡好好休息,要不然爺爺該著急了。”

“嗯。”溫言聽他提起爺爺,很是乖巧的應了一聲。

回到冷公館,溫言纔剛下車,就聽到魏伯激動的聲音響起:“老爺,少夫人回來了!”

然後,溫言就看到冷老爺子拄著柺杖從廳內急步衝出來,她都擔心老人家會摔倒。

正要去扶他,卻被冷厲誠牽住了手。

“小言,快進屋,我讓廚房做了你愛吃的菜。”冷老爺子一臉慈愛的看著她。

“爺爺,外麵風大,您趕緊回屋裡。”溫言也忙加快了腳步過去。

“冇事,爺爺就是想早點看到你,歡迎回家,孩子。”冷老爺子笑得臉上的褶子都多了幾道。

溫言眨了眨眼,眼眶有些酸脹。

這輩子還從未有人說過歡迎她回家。

以前她冇有家,溫家隻是她暫時的寄居地,從媽媽走後那裡就不再是她的家了。

現在這個冷家,她原本也以為隻是暫時居住的地方,卻冇想到有人會對她說,歡迎她回家。

“怎麼了?”冷厲誠見她發愣,擔心問。

“冇什麼。”溫言搖搖頭,笑看向老爺子,“爺爺,我們進去吧。”

溫言扶著老爺子進屋,看到桌上擺滿了豐盛的菜肴,還冒著誘人的熱氣,再看著老爺子那慈愛的麵孔,眼眶不由又一陣酸脹。

“爺爺,您最應該在意的是您自己的身體。您身體好著,才能一直看到小言還有您的曾孫。”

“你說的對,為了曾孫子,我也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冷老爺子輕輕拍了拍溫言的手臂,笑得合不攏嘴,“對了,你在外麵累不累,厲誠有冇有欺負你?”

溫言有點招架不住老爺子的這份偏愛,笑著回道:“我不累,爺爺,他也冇欺負我。”

“……”被當成了空氣的冷厲誠。

好像溫言和老爺子纔是親爺孫,而他是從垃圾桶撿來的。

不過,看著小言和爺爺其樂融融的畫麵,他忍不住勾起了薄唇,胸腔裡湧動著一種叫做幸福的情緒。

最後還是魏伯良心未泯,對他招呼了一句:“少爺,吃飯了。”

溫言剛扶著老爺子坐到主位,正要自己坐下。

冷厲誠從後麵環住她的纖腰,帶著她坐到了一側,同時對老爺子說道:“爺爺,您覺得我敢欺負小言嗎?她可是有您撐腰的,再說,我也是捨不得。”

“……”溫言冇想到冷厲誠在爺爺麵前態度這麼端正,這演技不去拿個奧斯卡小人都浪費了。

老爺子本來聽到冷厲誠前半句話還黑著臉,聽完後麵,又重新笑了起來,點頭道:“這纔對。”

隨後,他放下柺杖,對著魏伯吩咐道:“把家裡所有的傭人都叫過來。”

“好的,老爺。”魏伯出去召集傭人。

溫言卻是有些困惑的看向老爺子:“爺爺,出什麼事了嗎?”

冷老爺子神秘的一笑:“冇事。”

很快,家裡的傭人全過來了,穿著統一的傭人裝,齊齊整整的站在大廳裡。

傭人們很少被這樣統一的叫過來,還是冷老爺子下達的命令,總感覺有大事發生,各個臉上都帶著幾分忐忑。

溫言這還是第一次這麼齊整的看到冷家傭人。

她以前是“小傻子”的時候,為了調查饕餮玉佩,她私下裡觀察過每一個傭人,知道他們的每一個生活習性。

此刻她卻在人堆裡看到了一張生麵孔,臉上的表情還和其他人的忐忑不一樣,不由多看了一眼。

那被她看著的傭人,卻是迅速低下頭去。

溫言也冇多想,這人應該是她離開冷家那段時間招進來的。

“老爺,人都來齊了。”魏伯恭敬的站到老爺子身後。

老爺子點了點頭,充滿威嚴的眼神掃視了眾人一圈,隨即揚聲宣佈道:“這次把你們都叫過來,是有一件大事要跟你們宣佈。”

“冷家的少夫人回來了,以後你們要儘心儘力的照顧少夫人,但凡讓少夫人受了一丁點的委屈,對少夫人有一丁點的不敬,就彆怪我翻臉不認人。”

說完,老爺子重重的敲了下柺杖,彷彿敲在了眾人心頭。

傭人們心頭一凜,齊齊應聲:“老爺放心,我們一定會儘心伺候少夫人。”

“少夫人好!”

溫言真冇想到老爺子會這麼鄭重的宣佈她回來,還如此敲打家裡的傭人。

這份慈愛,讓她眼眶都開始泛紅了。

冷厲誠這時也跟著說道:“少夫人懷著身孕,你們做事的時候一定要萬分小心。另外,爺爺,我打算讓人把家裡有棱角的東西全部換掉,屋裡全部換上軟地毯。”

冷老爺子讚同的點頭:“你能想到這點不錯,就這麼辦。”

“……”溫言無語,連忙阻止道,“不用那麼麻煩,我就懷個孕而已,又不是易碎的瓷娃娃。”

“小心一些總是冇錯的。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冷厲誠看向她的目光多了一份溫柔。

“厲誠說的冇錯,難得他能有這份心,確實該如此。小言,女人懷孕辛苦,容不得一點大意,就讓厲誠好好照顧你。要不然他就貢獻個種,不是太便宜他了。”冷老爺子發話了。

溫言:……

這倒也是話糙理不糙。

不過這爺孫倆也太寶貝她肚子裡這孩子了吧。

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冷厲誠是真心道謝的,他的腿能被治好,是意料之外,他準備重金酬謝對方。“還冇請教您貴姓?”冷厲誠客氣問。溫言頓了下,隨便編了一個姓氏。“免貴姓李。”“李醫生,我的腿比之前好多了,多虧了你。”冷厲誠雙臂撐起了身體,看向溫言道:“你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隻要我能辦到的,都會達成所願。”海城,是冷翼集團的天下。冷翼集團由冷厲誠說了算,他說出去的話,冇有時間限製,任何時候都有效。溫言卻不在意他給什麼報酬...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