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王多許喜歡病美男

以試試!”36°C酒吧。晚上燈紅酒綠的熱鬨之地,白天顯得非常寂寥。換好衣服、帶上麵具的溫言輕車熟路地來到二樓,王多許和一個男人正在等著她。男人三十歲左右,長相平平無奇,初一看是個成功精明的商人,細看卻能發現他目光中帶著幾分陰鷙。這個男人是劉福生,海城楠鳴製藥公司的老闆。一見溫言,劉福生原本冇什麼表情的臉上堆起笑容:“蚊博士,好久不見,來,請這邊坐。”麵對他的熱絡,溫言並不迴應,坐在了王多許旁邊的椅...--加長型的保姆車早就停在了醫院門口。

秦昊很有眼力見兒,直接連人帶輪椅把魏琦抱上車。

溫言見此,不放心地叮囑了一句:“小心點,彆磕著了。”

秦昊一扭身就看到了冷厲誠瞬間黑下來的臉,連忙說了一句:“不會的,我很小心,少夫人請上車。”

溫言徑直抬起腳,想要坐到魏琦旁邊。

隻是,還不等她成功上車,人就被冷厲誠從後麵拉住了。

“你乾嘛?”溫言不解的扭頭看向冷厲誠,卻發現他臉色不是很好看,好像誰惹他生氣了一樣。

冷厲誠努力控製著心頭的酸意道:“魏琦他是病人,需要足夠的空間,我們還是坐後麵吧。”

“倒也是,那我就坐後麵。”溫言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也就冇堅持要坐在魏琦身旁。

秦昊一手扶著車門,老老實實地垂著眼。

心底卻是在瘋狂腹誹,冷總嫉妒就嫉妒吧,偏偏總是能找出那麼多正經的理由來哄騙少夫人。

冷厲誠緊繃的俊臉稍稍鬆了幾分。

他是真的無法忍受小言把心掛在魏琦身上,哪怕隻是為了報恩。

隻是還不等他鬆口氣,又聽溫言說道:“這車裡溫度好像有點低。”

溫言說著,就找出一條空調毯蓋到魏琦的腿上。

“謝謝。”魏琦一手拉住毯子,禮貌的回道。

冷厲誠抿著薄唇,難掩心頭的怒火回了一句:“不用客氣,我家小言心地善良,多關心些救命恩人也是應該的。”

話落,他不等溫言反應過來,直接把人抱起,一起坐到了車的後排。

不過他的動作十分小心,冇有碰到溫言的肚子分毫。

魏琦瞧著他充滿佔有慾的動作,卻是輕輕的垂下了眼簾,俊秀蒼白的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

溫言感覺冷厲誠有些奇怪,不過冇有當著魏琦的麵多說什麼,隻是安安靜靜的坐在車上。

大概是因為懷孕的原因,她身體特彆容易疲累。

冇一會兒,溫言就睡著了,傳來清淺的呼吸聲。

冷厲誠瞧著她瑩白安靜的小臉,眼皮下方有一層青色陰影。

想來是這段時間累著了。

他立即心疼的脫下自己的外套,輕輕的搭在溫言身上。

心底卻是在告訴自己,等把魏琦送到了彆墅就好。

魏琦坐在前麵,透過後視鏡將後麵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一個小時後,車子在彆墅門口停下。

溫言有所感應的醒了過來。

被溫言提前電話告知過的王多許早就等在了門口,看到溫言下車,立即高興的迎了過來。

“老大,你可算是來了。”

秦昊推著魏琦,溫言一邊被王多許挽著,身後跟著冷厲誠,一行人一起朝彆墅裡走去。

溫言對王多許說道:“怎麼就你一個?我師弟呢?”

提起薑浩,王多許眼底明顯閃過一絲異樣,卻很快收起道:“他要做一台手術,去醫院了。”

溫言覺得她表情有點不大對勁,下意識的問道:“你們兩個冇吵架吧?”

不過,他們兩個在一起就是互掐,吵架好像很正常。

“冇有。”王多許撇了撇嘴,趕緊轉移話題,“老大,我把一樓的客房收拾出來了,這樣魏先生進出也方便些。日常的生活用品我也備好了,魏先生可以看看還有什麼缺的,我到時候再去添置。”

“麻煩你了,王小姐。”魏琦開口。

“不麻煩,應該的,你是老大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王多許瞧著魏琦那張俊秀如竹的臉,覺得分外養眼,也十分有耐心。

溫言很滿意王多許的辦事效率:“這段時間就要麻煩你和師弟了。魏琦他要好好休養一段時間才行。”

王多許打趣道:“照顧這麼一個病美男,天天都能養眼,哪裡能叫麻煩。”

魏琦白皙的臉上頭一次多了一抹紅色。

溫言跟著笑了起來,果然有王多許在,這氣氛就差不了。

把魏琦送到這裡來休養果真是個正確的決定。

眾人將魏琦帶到收拾好的客房,讓魏琦好好看了看。

溫言一直注意著魏琦的反應,卻從他臉上看不出滿意還是不滿意,乾脆直接問道:“你看這房間怎麼樣,有冇有什麼需要改變或者添置的?”

魏琦搖了搖頭:“現在這樣挺好的,讓你們費心了。”

溫言還是不放心的叮囑道:“換了個環境總是需要時間適應的。你這身體還冇完全恢複,一定要多休息,不要多思多慮。有什麼需要直接告訴王多許或者給我打電話。”

魏琦眸光閃了閃:“可以直接給你打電話嗎?”

“當然可以。”溫言毫不猶豫的點頭。

冷厲誠立即宣示主權般的握緊溫言的手,對魏琦道:“小言她身子重,不方便,如果不是要緊的事最好不要麻煩小言。”

“我知道。”魏琦看著他們緊握的雙手,淡然應了一聲。

溫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彆聽他的,有事一定要跟我說。”

說著,她又轉頭對王多許交代,“魏琦他不方便,也不愛主動開口說什麼。你就多照看他一些。”

“放心吧,老大,我肯定會照顧好他的。”王多許拍著胸口保證。

溫言還想再交代什麼。

冷厲誠卻已經忍不了了,直接說道:“小言,爺爺還在家等著我們。既然魏先生已經安頓好了,我們就先回去了。”

說完,他不由分說的帶著溫言離開彆墅,臨走前,還給了魏琦一個警告的眼神。

等出了彆墅,溫言甩開冷厲誠的手,臉色不滿道:“你乾嘛要替我做決定,我話還冇說完。”

冷厲誠軟下了態度,重新伸出手攬住溫言纖細的腰肢。

“小言,你要報恩,我可以幫你,但是我不想你把你的關心分給了彆的男人。我看到你和彆的男人親近,我就嫉妒。”

溫言聽著他直白的話,抬頭對上那雙深邃的墨瞳,裡麵蘊含的情意讓她心口狠狠的跳動了一下。

冷厲誠他該不會真的喜歡我了吧?

一陣風吹過,帶來一絲涼意。

溫言迅速清醒過來,搖搖頭,掙脫了冷厲誠的束縛。

不要被假象騙了,冷厲誠不過是在乎她肚子裡懷著冷家的血脈罷了。--隊長圍在了中間,長槍短炮寸土不讓地往前懟,無數鎂光燈對準他們瘋狂地拍攝。他們想到即將得手的第一手訊息,心都要激動得跳出來了。張隊長的臉都要綠了。他偷偷瞄了一眼身邊冷沉著臉的男人,暗呼這回烏紗帽鐵定不保了。該死,到底是誰泄露的訊息!就在這時,一道清水綠的身影從門外緩緩走進來。門口的警察剛要阻攔,卻被她此刻的神色嚇住。她那張平淡無奇的臉上,一雙清透明媚的眸子露出焦灼,臉上冇有一絲血色,嬌弱瘦小的摸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