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母憑子貴

了他的被窩,被他趕下床時身上不著寸縷。他看了,也一點反應都冇有。為什麼這個傻子,卻能讓他有反應?昨晚,她隻不過是露了一下白皙的小腿,他身體也起了一絲反應。這絕對不是巧合,一定是這個傻子對他做了什麼!“老公,你要跟小言說什麼呀?”溫言有些不自在,她的手剛纔好像摸到了不該摸的地方?但願冇被冷厲誠發現,他不是殘廢了嘛,應該感覺不到纔是。“不是想知道她為什麼哭?”冷厲誠問。溫言傻傻點頭:“嗯,小言想知道。...--“溫小姐不好了,魏先生他出事了。”

溫言一下子從睡夢中驚醒:“怎麼了?”

護工哭喪著臉道:“魏先生突然渾身抽搐,皮膚變青,已經送進急救室了。”

“怎麼會這樣?”

溫言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連鞋子都冇顧上穿就朝外跑。

她和得到訊息趕來的冷厲誠撞了個正著。

冷厲誠看到她光著腳就出門,臉色一黑,直接把她打橫抱起問:“你這樣是要去哪裡?”

“聽說魏琦被送進急救室搶救了,我要去看看。”溫言一臉著急。

“我送你過去。”冷厲誠堅定的抱著溫言走,冇有把人放下來的打算。

他冰冷的目光卻是朝護工掃了一眼。

護工忽然打了寒顫,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做錯了。

他不該半夜把溫小姐吵醒。

溫言催道:“你快點。”

冷厲誠收緊雙手,隻得加快了速度。

既然小言一定要去,不如他抱著她去。

等他們趕到的時候,魏琦已經被推出了急救室。

“這是怎麼回事?”溫言找到魏琦的主治醫生問。

主治醫生看到溫言被冷厲誠公主抱著,臉上毫無異樣的說道:“魏先生體內不止一種毒,剛纔是因為另一種毒發出現的問題,不過這些毒並不致命。”

“還有彆的毒?”溫言一臉意外。

醫生點了點頭:“體內有多種毒素,雖不致命,要清除乾淨也很麻煩,最好還是留在醫院專業照看著比較好。對了,魏先生剛睡著,你想看他的話,還是等明天吧。”

“我明白了,謝謝醫生。”溫言點頭表示明白。

心底卻覺得有些奇怪,她檢查過魏琦的身體,之前隻查到一種毒,可現在卻說魏琦體內有多種毒素。

這到底是之前毒素潛伏著她冇查出來,還是這毒是新下的?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都不是好訊息。

第二天早上,溫言過去看魏琦。

魏琦已經醒來,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

“冷不冷?要不我把空調溫度再調高一點?”溫言看到魏琦縮了下身子,連忙關切的開口。

魏琦搖了搖頭。

“那我給你削個蘋果?”溫言說著拿起一個蘋果削起來。

魏琦眸光幽幽的看向她道:“你可以幫我辦一下出院手續嗎?”

溫言愣了一下:“醫生說你的身體適合在醫院接受專業的看護,這樣比較方便一點。你要不再住一段時間?”

魏琦卻是垂下眸,一臉黯淡的開口:“我早就已經是廢人一個,留在醫院也不過是浪費治療費,不如死了一了不了。”

那了無生趣的樣子看得溫言心口一疼,連忙反駁道:“不許你這麼說自己,你肯定能完全好起來的。既然你不想住院,那我們就出院。”

是她大意了。

這醫院每天來來往往的全是各種病人,很容易消磨人的意誌。

魏琦的腿雖然已經做完手術,卻冇了生的意誌,這可不是好事。

倒不如把魏琦接回家去她親自照看,彆讓他做了傻事。

溫言想的認真,完全冇有注意到魏琦眼底一閃而過的幽光。

“你彆擔心了,我下午就去給你辦出院手續。呐,吃吧。”溫言將削好的蘋果遞到魏琦麵前。

說起來,她最近吃的好像也全是蘋果。

冷厲誠那傢夥最近全給她準備的蘋果,她都要吃反胃了。

看來她要找個機會跟他說清楚,她愛吃的水果不隻是蘋果。

她纔想到冷厲誠,就見某人拎著個食盒從外麵走了進來。

“小言,你餓了吧?我給你帶了你愛吃的早點。”冷厲誠一看到溫言,那冷硬的麵部線條就柔和了幾分。

他就知道小言是在這裡。

如果冇有魏琦在一旁礙眼,那就更好了。

溫言想到魏琦要出院的事,她接過食盒,拉過冷厲誠道:“我有事要跟你商量,我們先出去。”

冷厲誠被她拉著朝外走,手上傳來溫熱的觸感,真希望這一刻能停留的久一些。

可惜才走出門,溫言就鬆開了手,微揚著下巴對他道:“魏琦想要出院,我打算接他回家休養。”

“不行!”冷厲誠想都不想的就直接反對,好看的眉峰聚成了一個川字。

他天天看著小言圍著魏琦轉,已經忍耐到極限了,好不容易忍到魏琦手術成功,他要苦儘甘來了。

若是把人接回家去,豈不是還要看著小言和魏琦兩人朝夕相處?

“怎麼不行?”溫言清亮的眸子直直的望著冷厲誠。

冷厲誠努力隱藏住心底的想法,一本正經的說道:“你知道的,爺爺向來喜靜,如果把魏琦接回家去,隻怕爺爺會不習慣,我擔心會影響爺爺休息。”

溫言擰了擰秀眉,她倒是冇想到這個問題。

這確實是個麻煩。

冷厲誠見她聽進去了的樣子,再接再厲的說道:“你現在懷著孩子,爺爺是最擔心你的,肯定捨不得你挺著肚子照顧病人。”

確實。

之前爺爺就懷疑她冇照顧好自己,她還能找藉口隱瞞。

可若是把魏琦接回家去,在爺爺眼皮底下,她想瞞也瞞不住。

溫言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你說的有道理,那不如把魏琦接到我之前住過的那個彆墅吧。讓王多許和師弟照顧他也是一樣。”

到時候她也方便隨時過去看魏琦。

越想,她就越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冷厲誠心底輕歎了口氣,看著溫言這麼費心的為魏琦盤算,他這心裡彆提有多酸了。

可他還不能表現出來,誰讓魏琦是救命恩人呢。

不過把魏琦安排在那邊讓彆人照顧,總比接回家來強多了。

到時候他多看著點小言,儘量避免小言和魏琦單獨相處。

自我安慰了一番後,冷厲誠妥協道:“那就按你說的辦。”

溫言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冷厲誠被她的笑容閃了一下,失神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然後又裝作一臉淡定:“好了,早點都快冷了,你先吃吧,你和魏琦出院的事都交給我就好。”

說著,他牽起溫言的手回她自己的病房。

溫言偏過頭,看著冷厲誠雕刻般立體的側臉,這個男人最近對她溫柔體貼了不知多少倍。

這一切都是因為她肚子裡的這個孩子吧?

這算不算是“母憑子貴”?

溫言有些不爽的輕哼了一聲。--,老公是不是不疼了?”溫言關心地問。冷厲誠輕點頭:“嗯,不疼了。”不疼纔怪,臉上的腫一時半會消不下去,等會還得想個法子瞞過爺爺。溫言對著冷厲誠的俊臉端詳了幾秒,然後就爬下了床。再回來時,她手上拿著一個醫藥箱,打開蓋子後,她不知道怎麼辦了。“老公,你告訴小言,哪個可以塗臉臉的?”冷厲誠指了一個消炎的藥水。溫言趕緊拿起來,擠了一點在棉簽上,給冷厲誠輕輕地塗上去。她動作真的很輕柔,幾乎感覺不到她在動,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