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魏琦又出幺蛾子

抹弧度,對於溫言的話很受用。“好。”好?怎麼就好了?溫言滿頭霧水,不知道冷厲誠什麼意思。“明天我跟你一起來上班。”冷厲南神色快速變了一下。溫言高興地拍起手來,睜大了杏眼問:“真的嗎?老公要跟小言一起來公司?”“嗯。”冷厲誠寵溺地笑了下。“太好了,老公你對小言真好。”溫言開心地笑了。她正愁不知道怎麼說服冷厲誠每天外出一二個小時,現在他願意自己走出去,真是再好不過了。“厲南,明天我們三個人一起上班喲!...--溫言心裡微微一震。

她怎麼突然有一種可以把一切事情全都交給他的……安心感?

這是怎麼回事?

一定是自己懷孕變懶了。

不過有人幫忙處理麻煩挺好的,就當多了個免費打工人。

她點點頭,打了個哈欠繼續翻身睡去。

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溫言突然驚醒過來,一睜眼就看到冷厲誠守在床邊。

想起魏琦手術的事,她開口問:“怎麼樣了?手術能進行嗎?”

冷厲誠黑眸斂了斂,有點不爽她醒來關心的人就是魏琦。

難道她都冇發現自己熬了一個通宵,很累嗎?

可他到底冇表露出心裡的想法,輕聲道:“喬醫生隻是小腿刮傷了一點,昨晚到了醫院就處理好了。剛纔專家組已經開完會,製定好了手術方案,手術時間定在今晚。”

“太好了!”溫言展顏一笑,感覺渾身輕鬆。

她從床上爬起來,這才注意到他眼下的青黑:“你一晚冇睡?”

“嗯。”冷厲誠見她終於關心自己,臉色好看了很多,“昨晚的車禍調查結果隻是個意外。”

意外就好,這種時候麻煩越少越好。

溫言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後催促道:“你趕緊回去補覺吧,在醫院也冇事。”

冷厲誠把早就準備好的飯拿過來,一一擺在桌上:“你先吃點東西,我就在這兒補一覺就行。”

“這兒?”溫言還冇反應過來。

就見他鞋子一脫,直接爬上病床,睡在她剛剛睡過的位置。

嗯,被窩還是暖和的,甚至帶著獨屬於她的清香。

冷厲誠滿意的閉上眼。

溫言本想開口趕人,可是看到他臉上毫不掩飾的疲憊,到底冇有說出趕人的話。

算了,看在他為了魏琦手術的事忙了一場的份上,就大方的把床借給他用用好了。

溫言抿了抿紅唇,坐到桌前吃起東西。

晚上八點,魏琦手術的時間。

溫言提前去給魏琦打氣。

“手術應該很快,等你從手術室出來,腿就冇事了。”

魏琦手上還吊著點滴,聞言隻是淡淡一笑:“也許吧。”

溫言總感覺他對自個兒的腿冇有信心,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他。

好在負責接他的護士已經過來了。

幾人合力把魏琦抬上移動床。

溫言跟著去了手術室門口,目送著魏琦被推進手術室。

她不能進去,隻能焦急的等在門口。

冇多久,冷厲誠趕了過來,看到她坐立不安的模樣,心裡就不大舒服。

他走過去道:“小言,手術冇那麼快結束,要不我送你回病房歇著,等手術結束再過來。”

“不,我得守著。”

“喬醫生說了,手術百分百成功,不用擔心。”

“那我也得守著。”溫言態度堅決。

冷厲誠冇有辦法,將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下披在她身上:“那我陪你。”

他冇想到自己這一覺睡得那麼沉,一覺醒來冇見著人,他就知道小言肯定是來這裡等著了。

“小言,如果躺在裡麵做手術的人是我,你會像這樣在門口守著嗎?”冷厲誠低眸看向她,難掩期待的問。

溫言確實感覺到一絲涼意,抬手把西裝攏緊,聽到這話,她抬頭看向冷厲誠,卻是好笑道:“我還冇見過有人自己咒自己的。”

“你隻要告訴我會還是不會。”

“等你哪天進了裡麵就知道了。”溫言說道。

心想,這人問的問題越來越奇怪了,是太閒了?

冷厲誠冇有得到期待的答案,抿緊了薄唇坐在一邊,身上散發著不要惹我的氣息。

兩個小時後,手術室大門打開。

喬醫生為首的人從裡麵走了出來。

溫言第一時間迎上去問:“喬醫生,手術怎麼樣?”

冷厲誠每次看到她為魏琦的事上心,他的心裡都堵得慌,黑著一張臉跟過去。

“手術當然很成功。”喬醫生摘下口罩,臉上是十足的自信。

“辛苦你了,喬醫生。”溫言提著的一顆心總算落下。

冷厲誠對秦昊吩咐:“送喬醫生去休息,務必讓喬醫生賓至如歸。”

他的聲音聽著似有一絲笑意。

溫言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這傢夥冇道理這麼高興啊,搞得好像他真的很在乎魏琦的腿一樣。

“小言,既然魏琦手術完成了,我先送你回病房吧。”冷厲誠聲音溫柔,墨瞳裡閃著不一樣的光。

溫言哪裡知道他是想明白了一點:魏琦好了,就意味著小言的責任結束了,他不用再看著小言為了魏琦的事忙前忙後。

越想,冷厲誠的心情就越明朗。

“小言,你的傷好了,魏琦的腿也冇事了。我明天就給你辦理出院怎麼樣?”

回病房的路上,冷厲誠期待問。

“行。”溫言冇有反對。

冷厲誠嘴角忍不住往上揚了揚。

他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瞭。

雖然距離小言接受他還有些遙遠,但隻是讓小言先遠離那個“海馬哥哥”。

溫言隻當他是真心為魏琦高興,態度也軟和了不少,主動跟他聊起:“還好魏琦的腿能治好,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還這筆債了。”

冷厲誠聽到這話,突然有些冒冷汗。

如果魏琦的腿治不好,小言不會想以身相許來報恩吧。

不會的,小言不是這種人。

他自己甩了甩頭,把這奇怪的想法甩掉。

“你怎麼了?”溫言眼神古怪的看著他。

冷厲誠突然抓住她的手,堅定道:“沒關係,就算治不好,我可以陪著你一起照顧他一輩子,欠他多少,我都陪你一起還。”

溫言對上他認真的眼神,心忽然就跳動了一下,好似鑽進了一隻小鹿。

怎麼辦,這種感覺好像有點不錯。

但是理智告訴她,不能被冷厲誠這樣收買了,他隻是為了她肚子裡的孩子而已,無關其他。

她隨即淡然迴應:“今天辛苦你了,我先睡了。”

她先走進病房,“砰”的一聲關上門。

門外,冷厲誠看著白色的門板,俊臉黑成了鍋底。

他感覺自己被用完就丟了。

溫言因為魏琦手術成功,難得睡了個進醫院以來最輕鬆的覺。

淩晨兩點,一陣淩亂的腳步聲打破了醫院的寧靜,護工一臉緊張的闖進溫言的病房。--子,早知她冇個聰明腦子,卻冇想到能蠢成這樣。就算是那女人想勾引,冷厲誠的配合難道就冇有問題?他懶得和郭婉蓉溝通。拿著手機,冷嚴政給自己手底下的人打了個電話。讓他們去調查一下,冷厲誠和這個女人究竟是怎麼回事。算計這麼多年,雖然冇能成功在冷厲誠身邊安插自己人,可想要打探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還是很容易的。不過半小時左右,手底下的人就給冷嚴政回了電話。郭婉蓉一直等在旁邊,忙追問是怎麼回事。冷嚴政神色莫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