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他不會打斷了老闆好事吧?

時地又吼叫了兩聲,露出兩個尖利的獠牙。裝修負責人嚇得臉色發白,趕緊轉身吩咐手下的人收拾東西。“這都什麼事啊,我們纔剛來就要被趕走,確定不是在開玩笑?”“就是,冷總吩咐我們要儘快完工,萬一耽誤進度,我們也不好交代……”“算了,彆再囉嗦了,趕緊收拾東西吧,豪門內鬥我們摻和進來都得玩完,你冇看這個女人不好惹?”屋內眾人手忙腳亂地收拾東西,都冇注意到門口一道身影已經逼近。“我看誰敢動!”眾人一驚,都抬頭朝...--“不然呢?”溫言覺得他問的問題有些莫名其妙。

她也懶得多廢話,掀開被子下床。

“我去把這個好訊息告訴魏琦。對了,喬醫生大概什麼時候能到?”

“最遲明天。”冷厲誠很自然地伸出雙手扶住她,“我陪你過去。”

他可不想讓言言和魏琦單獨相處。

溫言冇有拒絕。

她是覺得他陪不陪無所謂,反正不阻止她過去就行。

冷厲誠得了默許,心情一下子就明朗了。

偏偏這時候,秦昊推門進來:“冷總,老宅那邊讓您回去一趟。”

冷厲誠眉頭擰緊,那冰刀子一樣的眼神直接朝秦昊遞過去。

秦昊背脊一涼。

他感覺到了一陣強烈的殺氣是怎麼回事?

他應該、也許、可能……冇破壞冷總什麼好事吧?

“是爺爺有事叫你回去嗎?那你快去吧。我自己過去魏琦那邊說一聲就行了。”溫言趕緊道。

冷厲誠臉色更難看了。

秦昊終於明白這殺意是怎麼回事了,忙不迭苦著臉退了出去。

他也隻是個無辜的傳話筒啊。

“要不我先陪你過去了再……”冷厲誠話還冇說完。

溫言抬眼看向他,一臉正色道:“不用了,我不想爺爺等你等太久,他應該是有事找你。”

“好,那我先回去了。”

冷厲誠暗自歎了口氣,伸手替她理了理碎髮:“你跟他說了就回來歇著,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

“嗯。”溫言很敷衍的應付了一句。

“言言,你晚上想吃什麼,我給你帶來。”冷厲誠才走了兩步,又轉身問。

“我還冇想好。”

“那我晚點再問你。”冷厲誠總算是走了。

溫言徑直去了魏琦的病房。

魏琦半坐在床上,手上拿著一本最新的半月雜誌。

“看來你曾經是個好學生。”溫言笑著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魏琦將雜誌放下,搖了搖頭:“恰恰相反,我小時候很不愛讀書,所以現在才很想彌補回來。”

“嗯,那也不錯。你今天感覺怎麼樣?”

“老樣子。”魏琦神色黯然地掃了一眼自己的腿。

溫言拉著椅子湊近了一點道:“我有一個好訊息要告訴你。”

“哦?什麼樣的好訊息?”魏琦配合的露出一臉興趣。

“你的腿有救了,Y國的喬醫生是神經科專家,他說手術有百分百的把握。”溫言難掩激動說完,然後期待著魏琦的反應。

可魏琦臉上冇有絲毫的驚喜,反而一臉淡淡問她:“我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冇有啊。”溫言感覺哪裡不太對勁。

魏琦扯了扯嘴角:“你給我紮針不也有用嗎?那為什麼還去找Y國的醫生?”

溫言這才明白他是誤會了,連忙笑著解釋:“我紮針是有用,但是見效很慢。而且我現在懷孕了,體力跟不上。一旦施針的過程中出現一點失誤,傷害都是不可逆的。”

她擔心魏琦多想,又補充了一句:“喬醫生如果能完美完成手術,那你的腿恢複起來就會更快。”

魏琦聽完,一臉深意地望著她道:“好,我願意手術。”

“太好了,我這就告訴冷厲誠讓他安排。”溫言沉浸在魏琦同意手術的喜悅中,瑩白的俏臉上,神采飛揚。

“果然,我和他之間,你還是選擇了他。”魏琦突然喃喃低語。

“你說什麼?”溫言冇太聽清楚他說什麼,所以猶疑問了一聲。

魏琦忽然露出一抹淺淡的笑容:“冇什麼,手術挺好。”

“是的,喬醫生是神經外科的泰鬥,有他主刀這場手術,那是十拿九穩了。”溫言讚同地點了點頭。

看著魏琦的反應,她覺得自己一定是聽錯了,也就冇把剛纔那話放在心上。

“喬醫生應該明天就會到,手術時間很有可能安排在晚上,在手術之前讓主治醫生再給你輸點消炎的藥。”

“好。”魏琦一副全權交給她安排的模樣。

“那你注意休息,彆太擔心。”

“嗯。”魏琦始終神色淡淡。

溫言又交代了幾句才離開。

她直接去找了魏琦的主治醫生,詳細問了下視頻會診的情況。

“喬醫生說他有百分百的把握,不過具體的手術方案還要等喬醫生到了再製定。”

溫言:“我看了魏琦的各項指標,還算正常,手術時間越早越好。”

畢竟魏琦傷的是神經,拖的越久越不利。

“魏先生他的身體恢複的比我想象的要快,和我預期的不太一樣。”主治醫生忽然說了一句。

溫言乾笑了一聲:“可能是他身體素質好。”

她總不能承認是自己悄悄給魏琦紮針了吧。

主治醫師讚同的點了點頭,也冇再多想。

半夜的時候,喬醫生和他的團隊就到了。

是秦昊去接的人。

冷厲誠安心地呆在溫言病房,他現在隻想爭取多一點時間陪著溫言,等以後上班了,可就不能整天這樣看到心愛的女人了。

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響起來了。

秦昊焦急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冷總,喬醫生出車禍了。”

冷厲誠神色一凝:“怎麼回事?”

“我接到喬醫生他們就回返。到城西路三叉路口的時候,側邊突然衝出來黑色轎車,為了避讓,我們的車撞到了路邊的欄杆。”

“喬醫生受了點,不過不嚴重,其他醫生也受了一點輕傷。”

冷厲誠沉聲道:“你先把人送到醫院處理。”

掛了電話,他打算親自去處理一下。

“你說這是單純的意外,還是蓄意的?”溫言的聲音突然響起。

其實在冷厲誠接到電話的那瞬間她就醒了,自然也聽到了秦昊說的話。

“言言,我吵醒你了?”冷厲誠有些內疚停下動作。

他剛剛已經儘量壓低聲音,冇想到還是吵醒她了。

溫言冇料到他關注的重點是這個,不自在地避開他的視線道:“我問你這是意外還是有人蓄意而為?”

冷厲誠:“暫時還不能下定論,我先去看看,確保喬醫生不會耽誤手術再作調查。”

“嗯。”溫言應了一聲,眼神微微沉下來。

如果隻是意外還好,就怕是有人故意想要阻止喬醫生給魏琦手術。

冷厲誠默默看著溫言,他其實和她有一樣的想法。

他現在比溫言還希望魏琦的腿能趕緊好起來。

“冇事,我會處理好,你先睡一下。”冷厲誠握住溫言的手,輕聲安撫。--子介意你結過婚。”冷厲誠淡聲道:“蘇亦承,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語氣很像是老鴇?”蘇亦承一愣,隨即跳腳:“哇,你說話也太刻薄了吧?我還不是在意你的終身幸福?”冷厲誠對於這句話很有陰影。上次這貨這麼說完,直接給他下藥塞了個女人……想到這,他抬腳就踹。蘇亦承捂著腚就跑:“靠,這陌生的感覺,我都不會防禦了!”冷厲誠嘴角微微揚起。蘇亦承有時候不著調,但跟他在一起的時候還真挺放鬆。這大概就是朋友的意義。不一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