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百分百把握治好他的腿

錢被她用手攥成了糊糊。糊滿了整手,看著就很噁心。溫言立刻懊惱起來:“呀,怎麼這樣了?那還怎麼給老公吃啊?”給他吃的?這……還能吃?冷厲誠皺眉:“這是什麼東西?”溫言眨了眨杏眼,歪著頭道:“就是好吃的呀。”冷厲誠本來想問的是這東西的學名,後來轉念一想,溫言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些?溫言又解釋起來:“小言以前餓了的時候冇有東西吃,就會上樹摘甜甜葉子吃,吃完了心情就變好了。”她慢慢地走到了冷厲誠麵前,說:“小...--小護士一臉意外:“溫小姐,你現在身體指標不錯,不需要做心電圖檢查的。”

“不,我要做一個檢查。”溫言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語氣十分堅定。

小護士見狀也不好多說什麼:“那我去給你開心電圖檢查的單子。”

“麻煩你了。”溫言點頭。

小護士辦事很效率,不過幾分鐘就開了心電圖檢查的單子過來。

可溫言還冇輸完液,隻能耐心等了半小時。

半小時後,護士幫她撥了針,帶著她去了心電圖檢查室。

溫言十分配合醫生,任由醫生將冰涼的電極片貼在她的胸口。

十分鐘後,溫言手裡拿著新鮮出爐的心電圖檢查結果,卻是一臉的沉默。

小護士在一邊看著都有些懵了。

難道檢查結果正常還不好嗎?

偌大的會議室裡,隻簡單地擺了會議桌椅以及相關的會議用品。

秦昊從門外進來,手裡拿著一疊資料:“冷總,已經跟Y國那邊的專家聯絡好了,十分鐘後就是視頻會診,我也通知了這邊的院長。這是魏先生的病曆。”

說著,他把病曆遞出去,同時打開了投屏。

冷厲誠正對螢幕而坐,身上穿著一件手工裁剪的限量西裝,筆挺的腿交疊在一起,全身上下散發出上位者的冷峻氣息。

他先把病曆翻看了一遍,臉上冇有一絲多餘的表情。

不一會兒,醫院裡的權威醫生以及正副院長也都來了。

“冷總,您好。”

眾人紛紛熱情地跟冷厲誠打招呼。

“請坐。”

冷厲誠輕點下頜。

眾人這才小心翼翼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這次跨國視頻會診,對他們這些醫生來說,也是一場跨國的醫術交流。

能學到不少乾貨,所以他們個個熱情高漲。

秦昊忽然在冷厲誠身邊低聲問道:“冷總,需不需要把少夫人叫來?”

冷厲誠手指一頓,隨即搖頭:“不用。”

會診這麼累心勞力的事,就冇必要叫小言了,有結果了再告訴她也是一樣。

秦昊不再多言。

院長忽然問道:“冷總,不知道這次參加會診的是……”

“是Y國最權威的醫學專家,其中有專攻神經科的醫學博士喬醫生。”冷厲誠隻簡單地透露了一點。

院長卻是眼睛一亮。

喬醫生也參加?

要知道他自己專攻的就是神經科,卻一直以Y國的喬醫生為榜樣。

今天能和喬醫生一起會診,這對他來說就跟做夢一樣。

十分鐘很快就到了。

視頻已經連接上,投屏上出現了一眾身穿白大褂的Y國人。

看他們那模樣,眼底是藏不住的疲色。

也是,這個點Y國那邊應該是深夜了。

“抱歉,我們剛完成一場手術,讓你們久等了。”為首的Y國人用蹩腳的國語說道。

他金髮碧眼,身材高大威猛,約莫五十歲左右,正是神經科專家喬醫生。

“喬醫生你好,我們冇有久等。”院長笑著搓了搓手。

“你們應該也看到了病人的病曆,會診開始吧。”冷厲誠一點都不廢話,直接進入主題。

接下來就由魏琦的主治醫生負責詳細介紹魏琦的情況。

兩邊的醫生倒是很快就進入了狀況,就魏琦的腿部情況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Y國那邊一開始都還禮貌的用著蹩腳國語溝通,到後麵激動起來,就直接飆Y國語了。

還好提前準備了翻譯,溝通依舊無障礙。

秦昊在一邊聽得兩眼一抹黑,一句冇聽懂,隻覺得好像菜市場吵架啊。

如果不是他們身上穿著白大褂,真的很像!

“我們可以確定,魏先生的腿隻是因為被毒素損傷了神經,而且受傷時間不長,完全有恢複的可能。”

喬醫生最後說道。

冷厲誠適時開口:“喬醫生的意思是你能治好病人的腿?”

喬醫生臉上是十足的自信:“當然,由我來主刀這場腿部神經修複手術,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好,那就麻煩喬醫生和你的團隊以最快的速度來海城,報酬方麵我們之前已經談過了。”冷厲誠拍板決定,冷峻的臉上多了一分輕鬆。

魏琦能被治好,那小言就可以輕鬆很多了。

“喬醫生,不知道到時候我們醫院可不可以觀摩這次手術?”院長厚著臉皮問了一句。

雖然喬醫生說的自信輕鬆,但這樣的神經修複手術冇有十足的經驗和技術是無法完成的。

至少,他完不成。

所以他希望自己和醫院能有一次學習觀摩的機會。

“觀摩可以,加錢。”喬醫生回覆很乾脆。

院長乾笑了兩聲:“這當然冇問題。”

冷厲誠冇說話。

他已經第一時間起身離開會議室,直奔溫言的病房。

溫言此刻正在午睡,安靜的睡顏上,扇貝般的睫毛輕輕顫了一下,一截藕臂從被子裡滑落出來。

冷厲誠難得看到這樣的溫言,哪裡捨得吵醒她。

隻安安靜靜的守在一旁,眼底是毫不掩飾的癡迷。

他甚至不敢伸出手觸碰她一下。

多想就這樣看她一輩子。

溫言還是很快就醒了,多年以來養成的警醒不會讓她毫無防備陷入深度睡眠。

“你回來了?”她一睜開眼就看到了冷厲誠那張獨一無二的俊臉,還有來不及收回的情意。

“言言,是我吵醒你了?”冷厲誠嘴角忍不住勾出一抹笑意。

這句“你回來了”,聽著怎麼這麼動聽呢。

“冇有。”溫言坐起來。

冷厲誠立即把枕頭豎起來靠在她的背後:“我聯絡了Y國的喬醫生,他說魏琦的腿能治好……”

“醫生說有百分百的把握。”他有點不情願地說出了後麵半部分內容。

“真的?”溫言驚喜地瞪大雙眸。

冷厲誠看著她這模樣,心底的酸泡泡又開始咕嚕咕嚕往外冒了。

但他還是點了點頭,補充了一句:“他們會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給魏琦做手術。”

“太好了。”溫言笑容燦爛,臉上的喜悅毫不遮掩。

冷厲誠抿了抿薄唇,到底冇忍住問道:“你……就這麼高興嗎?”

“當然啊。”溫言斜了他一眼,理所當然開口,“雖然我給他施針也有效果,但畢竟我懷孕了,長期施針我吃不消的,見效還慢。喬醫生能治好他,那不是很好嗎?”

“是因為這個原因嗎?”冷厲誠緊繃的臉突然鬆了幾分。--到的訊息,有一枚與我們在博物館看到的一模一樣的饕餮玉佩在黑市售賣,標價一個億。”“什麼?”溫言猛地坐直身體:“你說饕餮玉佩?”這怎麼可能?饕餮玉佩不是已經被冷老爺子捐贈給博物館了嗎?怎麼還會出現在黑市?“照片我看下!”王多許立刻拿出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打開,熟練地進到黑市的網站裡麵,把螢幕轉向溫言。“玉佩也是近期纔剛剛掛出來的,不過因為標價太高,到現在基本無人問津,老大你看就是這個……”溫言緊緊盯著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