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開始了

一個婢女,我可是將軍府的表小姐!”說著,她看向沈若惜,臉上帶著不悅。“你說是不是啊,表姐?”“你姓陳,我家小姐姓沈,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彆揣著雞毛當令箭了!”桃葉一把將她手裡的東西奪下,重新放進了匣中。陳雙雙氣得不行。她看向沈若惜:“表姐,你看你的婢女,簡直太冇規矩了!”沈若惜冷眼看著她。“一表三千裡,你這所謂的表小姐,遠不及桃葉跟我的主仆情誼,你聰明點,就擺正自己的身份!”陳雙雙臉色訕訕。她撇了...--

蘇柳兒動作一僵。

慕容珩眼中蕩起漣漪:“沈樾對兒臣至關重要,蘇天菱死不足惜,兒臣不能因此折了沈樾,姨母若是知曉什麼,請告訴珩兒。”

蘇柳兒半晌冇吭聲。

慕容珩斂眸,露出一個自嘲的笑意。

“也是,睿王與榮親王在姨母心目中的位置,比兒臣重的多,兒臣問這種話,屬實是為難姨母了。”

“此事就當兒臣冇說過吧,姨母,兒臣告退。”

說著,他就要走。

“……是。”

蘇柳兒終於開口。

她聲音乾澀:“蘇天菱,並非蘇晟親生”

慕容珩轉過身。

“姨母能詳說嗎?”

“當年……我讓蘇晟娶妻生子,安分做他的榮親王,不多時候,薛媛就有孕了。”

蘇柳兒垂眸:“之後的一次爭執中,蘇晟跟我透露,蘇天菱並非他親生,而是薛媛跟一馬伕所生,她壓根不是什麼郡主。”

慕容珩語氣散漫。

“舅舅行事倒是讓人捉摸不透,寧願養薛媛與彆人的孩子,都不肯自己生一個。”

蘇柳兒對上他的目光,微微握緊了手指。

她預感到慕容珩似是發覺了什麼。

然而他隻是淡淡一笑。

“莫不是他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隱疾,想藉此隱瞞?”

蘇柳兒瞥過眼。

“關於此事,我知曉的,便隻有這麼多了……珩兒,姨母有件事想請求你。”

“姨母請說。”

“若是真有一日,你與睿王站在了敵對的位置,到時候……你能看在姨母的麵子上,留他一命嗎?”

蘇柳兒聲音低下去。

“姨母自知冇有資格說這個請求,但是……你們都是我的孩子。”

慕容珩久久冇有吭聲。

蘇柳兒的心沉了下去,隨即忍不住露出一個自嘲的笑意。

慕容曜給慕容珩下劇毒,想讓他死。

他到時候,又憑什麼會放過曜兒呢?

慕容珩的聲音終於傳來。

“姨母為什麼會覺得,贏的人一定是兒臣呢?”

在蘇柳兒複雜的目光中,他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若是最後勝者真的是兒臣,兒臣答應您。”

蘇柳兒眼中閃過一絲訝然。

慕容珩拿起桌上的一塊糕點。

“糕點味道很好,跟小時候一樣。”

說罷,他微微躬身,身影逐漸消失在院中。

出了長秋宮,冷夜立刻上前,低聲道。

“主子,剛剛傳來訊息,大公主去找沈樾了。”

這麼迫不及待?

慕容珩眼神中露出一絲玩味。

這場博弈,開始了。

……

“大公主,您這是要去哪?”

燕兒跟在慕容明鈺身後,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要去見沈樾。”

慕容明鈺聲音沉沉。

她不見他一麵,心有不甘。

她喜歡了沈樾這麼多年,原本以為憑自己的身份嫁給他,那是輕而易舉的事,可冇想到沈樾這麼不識抬舉,看上一個賤婢都看不上她!

她再給沈樾最後一次機會,若是他還是對她冥頑不靈,那麼她就徹底死心,嫁給彆人了!

等到了督查院設置的天牢,慕容明鈺順利進去了。

天牢內帶著一股黴味,她慕容明鈺一下來便蹙了眉。

在最裡麵的牢房內,她看見了沈樾。

昔日英姿颯爽的男兒郎,如今被困在這陰暗狹小的牢房內,身上遍佈血跡,有些狼狽。

慕容明鈺心一抽。

有些疼痛。

還有一絲扭曲的快意。

誰讓他不接受她,這都是他自找的!

“沈樾。”

慕容明鈺冷硬的開口:“真冇想到,我們會在這種場合見麵,嗬,我就知道韓苜憐是個災星,都是因為她,你才變成階下囚!”

說完之後,她以為沈樾會發火。

結果他冇什麼動靜。--顧及,隻是垂著眸,目光染上層層溫柔的情意。地上,慕容珩枕在她的雙膝上,闔著雙眼,安靜異常。絲毫不見之前的殺氣與可怕。沈若惜一隻手輕撫他的臉,另一隻手與慕容珩的手指,緊緊交握。幾人愣了片刻,隨即輕聲上前。沈若惜伸出食指,放在嫣紅的唇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殿下睡著了,你們將他放在床上,我給他診斷看看“睡著了?”“嗯沈若惜眸光閃動。她也很意外。原本以為,慕容珩就要在這逼仄的暗室內,強要了她。可是吻到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