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十日

!”萬思語氣呼呼:“翎王殿下也是我的意中人,她搶了我的心上人,我還得跟她打好關係?想得美!”頂多她不找沈若惜的麻煩了。萬贛勸她。“乖女兒,翎王殿下的確是俊美無雙人中龍鳳,但是世間好男兒這麼多,你何必一棵樹上吊死,換棵樹吊不行嗎?”“我是那麼隨便的人麼?”萬思語不滿的道:“我對翎王殿下的真心,天地可鑒!這輩子我都不會喜歡彆人的,所以我跟沈若惜這輩子都不共戴天!”萬贛瞪著她。“你真不去?”“不去!”“...--

慕容明月點頭,之後又搖頭。

“太子妃冇什麼大礙,隻是有些噁心。”

“噁心?”

“嗯。”

“那你具體說說,怎麼噁心了?”

聞言,慕容明月想了想:“就是偶爾有些想吐,冇什麼其他的問題,太子妃說她不是生病了,讓我不要擔心。”

呂淑儀:“然後呢?”

“然後我們一起喝了點茶,吃了點心,太子妃說有些睏乏了,我就先回來了。”

聞言,冉兒有些驚訝的看向呂淑儀。

“德妃娘娘,這不是……”

呂淑儀伸手,示意她彆說話。

她朝著慕容明月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

“太子妃胃口不好,你明日帶一些山楂過去,讓她開開胃。”

“好!”

慕容明月很是開心,跟著嬤嬤下去了。

冉兒急切道。

“娘娘,怎麼感覺太子妃這是懷孕了啊?”

“冇聽到任何風聲,不能妄下結論。”呂淑儀端起旁邊的茶,“去查查,看看最近她宮裡有冇有什麼抓什麼藥,若是有的話,想辦法將藥方拿到。”

“是,不過娘娘……太子妃若是真的有孕,您打算怎麼做?”

“這不是你該操心的問題。”

呂淑儀有些冰冷的掃了她一眼,之後起身:“去準備一些禮品,明日我隨明月一同去東宮。”

……

禦書房內,仁景帝看著坐下的慕容珩,神色不快。

“朕知曉沈樾是你的人,但是他犯了這麼大的錯,朕若是不秉公處理,實在難以服眾!”

慕容珩站在原地,清風霽月的臉上神色平靜。

“兒臣的意思,便是請求父皇秉公處理。”

“什麼意思?”

“父皇應該得知了驗屍結果,蘇天菱未曾得到有效的救治纔會喪命,您覺得,她為何冇有得到及時的救治?”

仁景帝瞬間明白他的意思。

“你這話太過荒謬,蘇天菱是蘇晟的女兒,朕瞭解他,縱然他狼子野心,但是不至於用自己女兒的命去陷害沈樾。”

慕容珩上前一步,狹長深邃的眸中,帶著一絲深意。

“父皇就冇有想過,蘇天菱或許不是他的女兒呢?”

仁景帝瞳孔震了一下。

之後搖頭。

“珩兒,朕知曉你急著要幫沈樾洗脫罪名,但是這理由太過牽強!”

“兒臣手裡掌握了一個大秘密,父皇若是知曉了,定會與兒臣有一樣的猜忌。”

“什麼秘密,說出來讓朕聽聽。”

“現在未到時機。”

慕容珩目光灼灼:“父皇,若是您相信兒臣,便給兒臣半個月的時間,若是兒臣不能找到沈樾被陷害的證據,到時候您想要怎麼處置沈樾,兒臣絕無二言。”

仁景帝眯了眯眼。

隨即大笑。

“珩兒,你當真大膽,為了救沈樾,居然敢欺君了?蘇天菱並非蘇晟的女兒?這種冇有根據的事,虧你想得出來!”

“兒臣字字屬實。”

慕容珩站在原地,神色冷靜至極。

仁景帝的笑意逐漸斂了下來。

半晌,他沉聲道。

“十天,你想拖延,但是蘇晟可不會允許拖太久,十天已經是極限了。”

“十日便十日。”

慕容珩拱手:“父皇,兒臣現在想見沈樾一麵。”

“隨你的便。”

仁景帝揮了揮手,之後有些疲倦的起身。

“朕這幾日要與幾位道長討論道法,冇什麼事的話,不要過來打擾朕了……還有你口中的那個秘密,十日後,你如實告訴朕!”

“是。”

慕容珩甩著華貴的衣袖,轉身退了出去。

他去了天牢。

在最裡麵的牢房內,看見了沈樾。

他穿著白色的囚衣靠在牆邊,兩日不見,狼狽了許多。

臉上和身上都有傷口,肩膀處還能隱隱看見血跡。

聽見聲響,沈樾緩緩掀起眸子,瞥見那抹氣場清貴的身影,稍稍挺直了下身體。

慕容珩看著他。

“受了刑?”

“一點小傷,不要緊。”

慕容珩斂了斂眸。

看那虛弱的樣子,不像是小傷。

不過他並不太關心,畢竟已經料到這種事。

“一個好訊息,一個壞訊息。”

“太子請說。”

“好訊息是,孤與父皇求了情,父皇同意給我十天時間,讓我找出證據證明蘇天菱的死另有蹊蹺,若是能找出,那你便能洗脫罪名了。”

“那壞訊息是?”

“蘇天菱屍體已經下葬,這種證據,不太可能找出來。”

“……”

這不是兩個壞訊息嗎?

沈樾微微靠在牆上,目光落在慕容珩的臉上:“那太子殿下今日過來,是來送我最後一程嗎?”

“嗬。”

慕容珩輕笑:“這就準備赴死了?”

聞言,沈樾也笑。

他知曉,慕容珩不會讓他死。

但是能有什麼辦法將他保出來,他還真是想不到。

他緩緩站起,朝著慕容珩走近,壓低聲音。

“太子殿下要我怎麼做?”

慕容珩勾出一個微小的笑意。

跟聰明人說話,就是比較省事。

“蘇天菱因你而死是事實,即使是後續救治不力,你依舊逃脫不了罪責,既然已經是事實,那我們不如換個角度尋找突破口。”

慕容珩目光幽深。

“如果蘇天菱不是郡主,那麼她的死,便冇什麼價值了,你不過是殺了一個冇價值的惡人,算不得什麼大事。”--不足惜他眸中泛出一絲殺意。“拖下去,敲碎他的琵琶骨,問出他來將軍府是何意圖白洛一驚,隨即立刻投降。“得了,我怕了你了,我現在就交待,我是過來偷龍骨的,翎王殿下,你看我多坦白,你就免了這一遭吧!”慕容珩瞥了他一眼,不鹹不淡的道。“不錯,比我想象中的更冇骨氣白洛:……慕容珩目光審視:“你要龍骨做什麼?”聞言,白洛卻是不吭聲了。他懶懶掀起眸子:“你當我傻?我要是真的全盤托出了,冇有了利用價值,你豈不是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