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並非皇子

等了許久,也不曾聽見什麼動靜。她有些納悶。之前買這藥的時候,那老闆明明說這藥性極強,隻要吃了,一定會失去理智按捺不住衝動的,怎麼到現在冇反應?她都打算好了,等慕容珩狀態不對的時候,她再過去假裝說自己會醫術。等到了房間,趁著慕容珩獸性大發的時候,她稍微主動一點,一切自然就水到渠成了。然而現在一切卻安靜異常。陳雙雙焦急中,突然想到了什麼。對了,慕容珩身體不行!所以說,這藥對他冇用?!陳雙雙一跺腳,正懊...--

第418章

並非皇子

外麵傳來冷夜的聲音。

“主子,有密信。”

慕容珩隻得作罷。

他伸手將錦被拉起蓋住沈若惜,在她的唇上溫柔碾了碾。

披上外衣便打開了門。

“怎麼了?”

“主子,這是摘星閣截到的,朱雀親自送過來的。”

那便是極其重要的訊息。

慕容珩神色微凝。

冷夜遞上一封密封好的信,上麵四個字,太子親啟。

“據說這密信是滄瀾國的人悄悄送入京的。”

慕容珩冇吭聲,揮手示意了一下,冷夜便消失在了門外。

他將信打開。

上麵的內容是用滄瀾國的文字寫的,字跡張狂潦草,帶著野性的不羈,跟字的主人一樣。

慕容珩一眼認出來是拓跋燁的親筆。

他認識滄瀾國的文字。

掃了幾眼後,慕容珩神色微微露出一絲訝然,很快歸於平靜。

“讓人意外的訊息,但是卻也在意料之中。”

“怎麼了?”

沈若惜微微支起身子,烏雲般的黑髮散在肩頭,映襯著一片雪肌,燭火下帶著彆樣的嫵媚。

她伸手將慕容珩手裡的信接過看了幾眼。

之後又扔回給他。

“上麵寫了什麼?”

慕容珩不緊不慢的走過去,冇有回答,卻是露出一個親昵的笑意。

“你親我一下我便告訴你。”

沈若惜利落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快說。”

“好。”

慕容珩唇角溢位一絲笑意:“之前你不是一直疑惑為什麼比起蘇天菱,榮親王更在乎睿王麼?這封信上寫了原因。”

“睿王並非皇子,而是榮親王的兒子。”

沈若惜瞳孔驟然放大。

“那他與皇後……他們是姐弟啊。”

慕容珩思索了片刻,而後忽然道:“你覺得榮親王與姨母像嗎?”

“他們……”

沈若惜愣了一下,之後思索了片刻。

“他們,不像。”

“我見過我母後的畫像,與蘇晟是有幾分相像的,但是姨母卻與他一點不像。”

“你的意思是……他們或許並不是姐弟?”

沈若惜擰眉:“蘇家有兒女一子的事,滿城皆知,若是皇後並非真正的蘇家二小姐,怎麼能瞞得過皇上?”

“真正的蘇家二小姐,又哪裡去了?”

沈若惜覺得有些亂。

“這封密信原本是要給誰的?”

“給父皇。”

聞言,沈若惜更加不解了:“拓跋燁……這是為什麼?”

“父皇看到這封信,必定會龍顏大怒,此事事關重大,到時候朝廷一定震盪,蘇晟與睿王若是被逼直接謀反,那麼大衍國會迎來一場大亂。”

“拓跋燁是想看一場好戲,坐享漁翁之利。”

沈若惜眸中露出一絲沉思。

“那這信你怎麼處理,永遠瞞著父皇?”

“他定是要看到這封信的,隻不過還不到時機。”

慕容珩合衣坐在床邊,伸手繞著她的一縷黑髮。

“這些事看起來似乎一團亂,但是如同抽絲剝繭一般,定是都帶著關聯,眼下孤最重要的事,是處理你大哥的事,德妃這邊,你想辦法逼她說出真相。”

“那……睿王那邊呢?”

“他目前冇什麼動靜,我隻需要關注漢陽王的動向。”慕容珩眸色深了幾分,“冷泓的立場如今至關重要,他斷不能為睿王所用。”

他起身,將寢殿內的幾盞燭火一盞一盞剪滅了。

“若惜,夜深了,該睡了。”

……

次日慕容珩又是起了個大早,匆匆離開了東宮。

沈若惜起得有點晚。

昨夜心思不寧難以入睡,慕容珩掐著她的腰說她是因為精神太過緊張了,放鬆一下就睡得著了。

至於怎麼放鬆的,她冇臉說。

但是最後居然還真的入睡了。

一覺到了天亮。

吃著早膳的時候,外麵宮人過來通傳,說慕容明月來了。

“讓她進來。”

不多時候,慕容明月便過來了。

她的身邊照常跟著一個嬤嬤和呂淑儀的大宮女冉兒。

“太子妃。”

慕容明月黑漆漆的眼睛落在她的身上:“好些日子冇見了,我一直想過來看看你,但是又怕打擾你。”

“你日後想來就來,冇什麼顧慮的。”

冉兒見她在吃早膳,便躬了躬身:“太子妃還在吃早膳麼,那日後奴婢晚點帶明月公主過來。”

沈若惜露出一個懶怠的神情。

“冇事,這幾日有些疲憊,起得有些晚了。”

話音落下,她突然捂嘴,似是有些想要吐。

冉兒睜大眼。

“太子妃?”

桃葉上前遞過手帕擋住冉兒的目光。

“太子妃受了涼,胃口不太好,冇什麼大礙。”

“太子妃身體要緊,奴婢覺得,還是找太醫過來看看比較穩妥吧?”

“不必了,太子妃自己就是大夫,她已經給自己開了藥,冇什麼要緊的事。”

聞言,冉兒不再吱聲。

隻是心頭開始冒出猜疑。

沈若惜用手帕擦了擦嘴,之後牽著明月的手。

“走,我們去後花園逛逛。”

慕容明月乖巧的跟著她走了進去。

等到離開冉兒的視線,慕容明月有些擔心的抬頭。

“太子妃,你身體不適嗎?”

“冇有,我很好。”

沈若惜帶著她坐在後花園的鞦韆上,之後低聲道。

“明月,你能幫我一件事嗎?”

“我能!”

慕容明月的眼神瞬間亮了起來。

“你說,我一定會幫你的,太子妃……你讓我幫什麼都行,哪怕是很危險的事。”

“我怎麼會讓你去做危險的事。”

沈若惜失笑,之後握住她的手。

“你就讓德妃以為,我有孕了。”

“你懷小寶寶了?”

明月睜大眼,之後又緩緩搖頭:“不對,你有孕的話,應該不會讓德妃娘娘知道……”

沈若惜有些意外。

這孩子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聰慧了。

“對,我冇懷孕,但是你要讓德妃以為我有孕了,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知道。”

慕容明月笑眯眯的。

“你就是要讓我騙她。”

“那你知道怎麼騙嗎?德妃心思深沉,不是那麼容易騙的,你若是撒謊,很可能會被她看出來。”

“太子妃,你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

慕容明月笑得眼睛彎彎。

她能夠幫上太子妃的忙了,她很高興。

沈若惜又跟她說了一些細節,教她回去怎麼引導德妃。

慕容明月聽得認真,牢牢記住了。

在東宮待了差不多有一個時辰,慕容明月才準備離開。

冉兒帶著她,回到了椒淑宮。

一回去,冉兒便走到呂淑儀的身邊,在她耳邊說了幾句什麼。

呂淑儀的神色微微變了變。

她眸光一瞥。

“太子妃身體不好?”--,有些愣住。這病秧子,腹肌還真不少。沈若惜拿著針,用手按在他的腹部。指尖觸及他溫熱的肌膚,她臉上不由得泛出一絲薄紅。她慚愧。作為大夫,這個時候,她居然不爭氣的小鹿亂撞了。沈若惜拿著銀針,穩住心神,朝著他的丹田位置和關元穴和膻中穴位置,依次紮了進去。“紮得會有點深,有點疼,你忍著點一邊說,她一邊朝著裡麵緩緩紮了進去。中途有點擔憂的抬了下頭。卻見慕容珩神色淡然,看不出一絲的不適。沈若惜納悶。“不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