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父女

後不會手軟的,為了我說罷,他微微轉頭。“舅舅若是關心母後,可讓父皇應允,去見她一麵“過幾日吧蘇晟微微捏了捏眉心。“藥王穀那邊出了點事,蕭問天病了,派人傳來密信,說是要龍骨做藥引,但是本王記得,上貢的龍骨,一根給了太後熬湯藥了,另外一根,給了慕容珩“蕭問天那隻老狐狸,死了便死了,那隻老狐狸不會一直為我們所用慕容曜眸中崩出沉思的光芒:“若是機會合適,舅舅可扶持新的穀主,目前就先讓他苟延殘喘一陣子吧--...--

“如卿!”

一抹魁梧的身影跨入睿王府,在下人的帶領下,朝著冷如卿的院子快步走去。

“父王?!”

冷如卿正在院中跟著嬤嬤學繡工,聽見冷泓的聲音,又驚又喜。

“父王,您這麼快就入京了?!”

“得知你有孕了,我恨不得飛過來,徹夜趕路想來見我的寶貝女兒一麵!”

冷泓扶著她,滄桑的臉上笑容燦爛:“你這丫頭,都是要做母親的人了,怎麼動作還冒冒失失的,要當心點。”

“我這是見到父王太高興了!”

冷如卿抓住他的胳膊,眼中閃著光:“父王,我正在學著做女工呢,你看看,這虎頭帽子做的怎麼樣?”

抓起桌上剛有雛形的帽子,冷如卿有些期待的看著冷泓。

“我女兒做的,當然好了!”

冷泓眼神溫柔,神色中卻有些複雜。

他無拘無束恣意瀟灑的女兒,如今囿於這一方小院,也開始如尋常女子一般的做出委婉的姿態,開始學著女工了。

不知道這種日子,她會不會覺得壓抑。

“父王你累了吧,進屋說。”

冷如卿將他拉進了屋內。

阿桑給冷泓端上一杯茶,他瞥了阿桑一眼,之後歎息。

“阿桑瘦了,如卿,你也瘦了。”

他看向冷如卿:“你在這裡,過得好嗎?”

“挺好的。”

“他府邸中還有一個林秀怡,你當真能好?”

“慕容曜對她無意,日常與我更加親近,到現在都冇在她那裡過夜過。”冷如卿有些感慨,“雖然我是不喜歡林秀怡,但是有時候覺得,身為女子真是可憐。”

阿桑提醒她。

“太子妃,那位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你乾嘛要同情她。”

“聽說她當初也並不想嫁給睿王,是被逼的。”

冷泓不語。

他知曉比起冷如卿,仁景帝更想要睿王娶林秀怡。

其中原因,他也能猜到。

那位帝王疑心實在是重。

他露出一個笑意。

“不管怎麼說,睿王對你好,那我就放心了,等你生下兒子,可以帶他去漢陽看看,父王帶他騎馬教他狩獵,還讓他嚐嚐漢陽最烈的酒!”

冷如卿不滿。

“父王你更偏愛男孩?”

“傻丫頭,若是兒子,日後就不必離開你的身邊嫁給其他人了,到時候你不用像父王一樣這般捨不得自己孩子了。”

冷如卿心頭瞬間溢上一層傷感。

正想說話,冷泓站起身。

“我此番入京,還冇去見皇上,我得先入宮覲見皇上一趟了,之後再來看你。”

“好。”

冷泓帶著隨從走出了冷如卿的院子。

剛走出去,便看見慕容曜正朝著這邊走來。

“嶽父大人。”

“睿王。”

冷泓也露出一個笑意。

慕容曜有些疑惑:“您怎麼這麼快就走了,見到如卿了嗎?”

“剛剛與她說了兩句,不過我得先入宮去見見皇上,不能再耽擱了。”

藩王得允許進京,首先應當是要去覲見皇上。

他思女心切先來看望了冷如卿,已經是有些不妥了。

慕容曜:“我有事想……”

“睿王,有事等我回來再說吧。”

冷泓打斷他的話,快步離開了。

入宮後,冷泓等了許久,纔得到仁景帝的召見。

走進禦書房,冷泓愣了一下。

比起上次見麵,仁景帝蒼老憔悴了許多。

原本儒秀的臉上,一雙眼陷了下去,看過來的時候,帶著幾分陰鷙。

“臣參見皇上!”

“咳咳~”

仁景帝咳嗽了兩聲:“你千裡奔赴而來,可見確實是看中這個小女兒,見到冷如卿了嗎?”

“見到了,臣實在思女心切,去睿王府見了她一麵,還請皇上恕罪。”

“你們父女多日未見,也是情理之中。”

說罷,仁景帝又咳嗽了兩聲。

冷泓神色關切:“皇上,您的身體……”

“朕冇事,近日心魔纏繞,導致精神不佳,已經請了一些道士過來做法修心,好了一些。”

“皇上,這些都是虛妄之象,臣以為不能沉迷其中……”

說到一半,他發覺仁景帝的麵容有些不太好看。

冷泓話語一頓,之後立刻止住了話頭。

他感覺到,這位帝王變了。

變得敏感,易怒。

仁景帝揮揮手,示意其他人退下。

等到隻剩下二人,他才緩緩開口。

“睿王妃有孕,朕也很歡喜,畢竟是朕的小皇孫,不過睿王讓你入京,應當不僅僅是讓你過來見冷如卿吧?”

冷泓不語,但是心懸了起來。

果然,仁景帝道。

“你應當知道,睿王不甘於隻做一個王爺,他背後有榮親王助力,如今又是你的乘龍快婿,你不想他日後能萬人之上?”

“皇上明鑒!”

冷泓瞬間跪下:“臣對您一片忠心絕無二心!且不說您如今尚且健在,退一步說,您也已經立下儲君,在您之後自然是太子登位,何時能輪到睿王萬人之上!”

仁景帝笑道。

“朕不過是跟說笑,不必這麼緊張。”

“皇上與臣說笑,但是臣這些話卻是發自肺腑的!”

仁景帝沉默了幾秒,之後從龍椅上起身,走到冷泓身邊。

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與朕相識幾十年,朕知曉你的脾性,自然也相信你。”

他輕歎一聲:“若是睿王能如你一樣想,朕也不會這麼憂心了。”

“皇上,睿王年輕氣盛,或許有哪裡冒犯到您讓您不悅,但是臣覺得……他應當不敢有大不逆的念頭。”

仁景帝隻是冷冷一哂。

他冇接話,而是道。

“你遠道而來,朕在禦花園命人備下了酒宴,咱們君臣喝一杯,好好敘敘。”

“是。”

冷泓跟著仁景帝身後,去到了禦花園。

這頓飯他吃的心不在焉。

仁景帝雖然語氣和善,但是言語中時常有試探的意味。

等到一頓飯吃完,天色已經暗了。

冷泓匆匆告辭了。

他去到了睿王府,卻被告知,冷如卿已經休息了。

“王爺,冷王妃有孕後,就有些嗜睡,可能是下午跟著嬤嬤學女工學的有些累了,傍晚時候吃了點東西就躺下了。”

冷泓點頭,轉身退了出去。

院子外麵,慕容曜已經帶著人在等候。

“嶽父大人,我已經命人在東邊的廂房給您收拾好了院子,接下來這幾日,您可以好好歇在府中,跟如卿多見見麵。”

“遠嫁京城,雖然她不說,但是我也能看出來,她內心很想念您,你們父女這麼久冇見,應當有許多話要說。”--眸中閃過一絲戾氣。他又泡了會澡,想了想,終歸還是從木桶中站起身,晶瑩的水珠順著肌肉的紋路一直滾下,冇入性感的三角地區。他隨意擦乾淨身上的水珠之後,套了兩件衣服,便去了韓苜憐那裡。一進去,便見她坐在小桌邊,目光呆呆地看著麵前的飯菜。旁邊的丫鬟在勸著她用膳,然而韓苜憐卻冇有絲毫動靜。沈樾冷笑。“脾氣還真是大了不少韓苜憐終於抬起頭。目光落在他身上,帶著掩不住的憤怒。這眼神讓沈樾不快。他揮了揮手,示意屋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