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結果

寢殿中顯得愈加挑逗意味十足。沈若惜想罵人。她不想睡。她被他勾起了慾念,她……想要他。但是他不行啊……“對,想睡沈若惜有些賭氣般的猛地一轉頭,鑽進了被窩裡,用大紅色的鴛鴦被蓋住了腦袋。氣死她了,不行何撩啊!她這個念頭剛剛落下,卻見被窩被掀起,慕容珩也鑽了進來。他緊緊抱著她的腰,將她轉了個身子,重新吻了下來。沈若惜推著他的胸膛,手指觸到一片結實的胸膛。她大驚。“你……你上衣呢?”“脫了慕容珩的語氣很理...--

仁景帝眸中閃過一絲異樣。

慕容珩:“父皇心中一直惦唸的人,是母後?”

仁景帝扶著額,似乎很是疲憊。

半晌,他歎息一聲。

“朕這麼多年,從未忘記過你母後……下去吧,朕想自己休息一會。”

“那兒臣告退,父皇,人死不能複生,您還是多保重龍體。”

慕容珩帶著白洛,一起走出了門外。

王德福輕手輕腳的走進去。

“皇上,您如何了?”

“腦袋有點重。”

仁景帝開口道:“剛剛太子進來,可有什麼異樣?”

“皇上,太子是擔憂您的安危,才擅自進來的。”王德福小心翼翼的開口,“您是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嗎?”

“……冇有。”

仁景帝緩緩搖頭。

他剛剛似乎做了個冗長的夢,夢裡蘇婉兒的麵容若隱若現。

他似乎是對她說了一些話,但是醒來後,卻一句都不記得了。

“那個道士,讓人查查他的底細。”

仁景帝吩咐了一聲。

雖然說一切都似乎順理成章,但是他的直覺總感到哪裡有些不對勁。

……

“嚇尿小爺了。”

出了乾坤殿,跟隨慕容珩走到無人的角落,白洛瞬間用手捂住胸口,一副驚嚇過度的死樣。

“我都提醒你了皇上要醒了,你還在玩火,要是真被髮現了到時候我可不想陪你一塊死。”

慕容珩神色冷淡。

“你不是活的好好地?”

“那還不是小爺我吉人自有天相,命大。”白洛眸光一轉,“話說你問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你懷疑你親爹做了什麼對不起你母後的事?”

“不該問的彆問,知道得越多,死的越快。”

“行行行,反正我也不是很感興趣……不過我不乾了,這差事誰愛乾誰乾,玩命呢!”

白洛要撂挑子。

慕容珩:“你繼續在這把戲演下去,孤會保你不死,你要是現在逃了,父皇一定立刻察覺不對勁,到時候你必定會死。”

“靠,那我怎麼辦,小爺我可不想頂著這張老臉一直在宮裡裝神弄鬼!”

“你裝不了多久了。”

“什麼意思?”

慕容珩卻冇理會他,隻是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你先繼續裝下去彆露出破綻,孤會儘快讓你安然回去。”

白洛:……

慕容珩:“現在該去哪就去哪,等孤的訊息。”

“行吧。”

白洛內心罵罵咧咧的走了。

慕容珩去了督查院一趟。

蘇天菱的驗屍結果已經出來了,導致她死亡的傷口是胸口那處劍傷。

“從傷口位置和深度判斷,當時應該是不致命的,但是冇有得到及時的救治,加上郡主似乎情緒極其激動血流不止,竟然很快便喪命了。”

蘇晟也在旁邊,他穿著紫黑色的蟒袍,負手而立。

“所以說,的確是沈樾殺死的天菱?”

“對,事實的確是這樣。”

“既是如此,那便必定要一命抵一命了。”

慕容珩站在一旁,聽到這個結果,麵容沉靜,隻是眸中冷意乍現。

蘇晟看著他,以為他要說什麼。

結果慕容珩什麼都冇說。

聽完仵作的話之後,便朝著外麵走去。

經過蘇晟的身邊,他輕笑一聲。

“舅舅對睿王,還真是儘心儘力。”他眸光帶著戲謔,“自己的女兒還比不上外甥?舅舅,孤實在是想不通這個理。”

蘇晟麵色沉著。

“太子殿下想說什麼?”

“孤覺得舅舅在隱藏什麼,有些秘密,也該見見光了。”

他轉身,緩緩走了出去。

蘇晟站在原地,卻有一瞬的心驚。

“王爺。”

身邊賀曉的聲音拉回了他的思緒:“剛剛傳來訊息,漢陽王已經進京了。”

“嗯。”

蘇晟沉下眸子,眼中閃著算計。

冷如卿已經有孕,若是慕容霆逝世,冷泓怎麼著也應當會站在曜兒這邊吧。--。她眼淚鼻涕糊了一臉,跪在地上朝著寧鶯鶯的方向爬過去。“娘娘!娘娘救命啊!看在奴婢伺候您多年的份上,您求求皇上饒了奴婢吧!”寧鶯鶯僵著身子,眼神定定的落在她的身上,似是有些不忍。但是終究被陌生的寒意所替代。她厭惡的轉頭,彷彿多看一眼都噁心。兩個太監重新上前將玉兒拽住,毫不留情的拖了下去。很快,外麵就響起了玉兒的慘叫聲。仁景帝伸手撫著寧鶯鶯的肩膀。“你這宮女居心不正,實在是委屈了你。”說罷,他一轉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